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解生命密码宁海超级土鸡诞生记行业动态中

2019/01/31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破解生命密码:宁海“超级土鸡”诞生记 - 行业动态 - 中国养殖育种中心里的忙碌“色泽淡黄,口感颇佳”。一听到这样诱人的描述,脑海里

破解生命密码:宁海“超级土鸡”诞生记 - 行业动态 - 中国养殖

育种中心里的忙碌

“色泽淡黄,口感颇佳”。一听到这样诱人的描述,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清爽可口的“宁海白枇杷”来,而如今它还是宁海“振宁黄鸡”的获奖标签。

去年底,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耗费十年时间成功育种的“振宁黄鸡配套系”,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审定,成为我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畜禽新品种。

这让想起不久前,曾寻访过的亩产近千公斤的宁波“超级稻”——籼粳杂交稻“甬优12”,它也同样经历了二十年漫长的“难产”期,一种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伴随着千难万难。

生命密码或许是人类知之少的一个领域,那些孜孜不倦想要求解的努力,每一步都是极其艰辛的,当我们翻开宁海“超级土鸡”冗长的诞生日记,这种感动又一次扑面而来。

创造物种之路,何其艰辛

2004年12月4日

宁海土鸡一号:母本“梅林鸡”,父本“仙居鸡”

40天记录:体重1.6斤,体重2.8斤,体重2斤,体重1斤,体重2.2斤……

摘要:外貌体征依旧不可控,品种改良效果不大。

这一年,时任浙江大学动物科学院饲料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兼党支部书记的屠友金,才刚刚在他创办的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里开始育种试验,就像日志里简单的记载一样,一切还没见成效。

2000年的一次偶然机会,屠友金闯进宁海县东南一个山区小村考察农业推广示范项目。那天,他眼前是一间间破旧草舍,一群群个头大大小小的家鸡满地乱跑。

当地陪同的同志脸上写满尴尬,屠友金却眼睛一亮:“无工业污染,也无农业污染,满山遍野翠竹,适合饲养土鸡。”于是,一系列详细、科学地分析论证后,浙大饲料科学研究所与当地的一家农民养鸡专业户合资,成立了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

养鸡场离不开鸡苗。屠友金却发现,好的鸡苗实在难觅。“中国自主育种的养、种动植物不多,像猪种杜洛克的自主产权就在美国。”屠友金给出了一组数据:据测算,种业对养殖种植产业的贡献率占到70%,就像宁波的“超级水稻”能种出一亩地940多公斤的产量,一半要归功于种子。

在屠友金眼里,中国本土并不缺少优良品种,比如宁海梅林鸡,肉质很鲜美,仙居三黄鸡体型小、肉嫩,只不过,几百年来的演变,让它们的优质基因退化了,优势变得不稳定,口感变差。

“就像一开始拿来配种做的实验,育出来的种鸡总是糊乱生长,个头大小不一,有的肤色黄,有的肤色淡,有的腿长,有的腿短……”屠友金说,从育出来的代鸡苗开始,他们就知道创造“物种”的路很漫长。

屠友金的育种工作始于2002年,而在这写于2004年的日记中,我们依然没有看到育种的跨越性进展。

“育种就像大海一样‘深不见底’,谁也不知道几年能长成,有时可能一辈子也没成果。”屠友金给我们算了算时间账,按国家育种规范,育一种品种至少需要四个世代,才足够考量种族的稳定性,一个世代就像人类的一次繁衍,仅仅完成这“法定”过程,就需要七至八年时间。而现实的状况是,大部分研究者繁育了八个世代,也未必能成功。

为得一良种,养鸡百万只

2008年6月18日

母本R,父本Y

40天记录:体重误差率7.28%,肤色差别率9.08%,爪子长短差率8.17%,身高差率8.876%……

90天记录:体重误差率8.998%,肤色差别率9.78%,爪子长短差率7.67%,身高差率9.6%……

摘要:总体变异率小于10%

日记上母本、父本名称的变化,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开始是确切的名字,一页页翻到后来,全成了ABCD一串串符号,并且越来越繁复,简直比福尔摩斯码还难懂。而解读这本生命密码的“钥匙”,就在“振宁公司”神秘的育种中心里。

车子七拐八弯,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在胡陈乡一个小山坳里找到隐蔽的育种中心。

清晨,声鸡鸣唤醒了育种员姜俊保和他的11个同伴,与往常一样,他们巡视了每一处鸡舍,给鸡群喂料、喂水、清粪、记录生长情况。等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忙活了大半天了,身上留着斑斑点点的鸡粪痕迹,要是不介绍,根本不会想到他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姜俊保告诉我们,其实他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夜色暗下来后,他得整理、统计、汇总当天的数据,每两周要进行一次鸡群逐只称重,明天又该轮到这个活了,由于鸡群数量庞大,时常称重到深夜。

“这些符号代表什么?”

当我们问出这个外行问题时,姜俊保笑笑说:“这里记录着十年来的试验成果!”

“R代表着第八世代的种鸡,每个世代的配种都要做无数次试验,至今,他们已经繁育了十个世代。”听着姜俊保的讲述,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无比复杂的“数据魔方”。

姜俊保说,他们的土鸡是精打细算“算”出来的。“我们鸡苗养大后,基本跟双胞胎没两样,长得可像了。三个月能长多大、多高,肉质如何,羽毛的颜色等等20余项性状指标都得到精确控制。”

按行内说法,种鸡整体变异率在10%以内,性状相当稳定。而这个成果,实际是一代一代、无数次测量删选的结果。

“配一次种并不容易,我们每年要养10万只鸡,然后,再按比例选出一万只母鸡和一千只公鸡进行下一轮的配种,再重新记录生长情况。”这样粗略估算,姜俊保这几年养过大概100万只鸡,数据或者可以看出其间的辛苦。

十年坚守,振宁黄鸡出炉

2012年8月13日

盘点损失:15万只鸡苗死亡。5000只祖代种鸡受淹……

姜俊保的手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抓痕,新的、旧的,层层累加,他说是在给种鸡称重时被抓伤的,算不了什么,真正会让他们“痛”的,还是辛辛苦苦培育的种鸡遭灾、遭病了。

“育种极其脆弱,一代代培育种鸡,到了那一代,如果全死了,一切就要重头开始。”姜俊保解释道。在他们的育种中心里,已保存了20多个品种的基因库。“虽然并不是每种基因都用得上,但全要备着,做对比实验,就像数学里的无限接近性一样,一点点改良。”

翻开日记,我们看到了上面的记载,只有寥寥数句,却依旧可以看出当时损失的惨烈。

姜俊保回忆道,去年“海葵”台风袭来时,吹倒了四栋房子,其中一幢就养着宝贵的5000只祖代种鸡。“当时我想都没想,就冲进去抢鸡,看到鸡们已经被淹在水里了,我一只只抱出来,也只抢救了一百来只。”他说,幸好救出来了一些,不然,全淹死了,都不知道以后的育种实验该怎样继续。

台风一过,姜俊保的抢救保护工作立马展开了,他在过膝的积水中打捞鸡的尸体,把它们堆放在门口,打包后再运至附近的垃圾填埋场深埋,以防止疫病传播和环境污染。积水刚刚退去的地方,进行了喷雾消毒。

“鸡被雨淋过,就容易得病,也容易感冒,我们就对困在笼中的鸡采用熏蒸等手段,防治其感染疾病。还到处找来木屑,铺在鸡窝上,有的还拿吹风机帮他们吹干,跟养孩子似的,宝贝得很呢!”姜俊保笑着说道。

正是这样精心的呵护,生命工程才日显效应。

“振宁黄鸡”的特质如今已经很明显了,它生长快、抗病能力强、肉质更鲜等,成鸡的个头在两斤半至三斤之间。

装配式轻钢房屋
四轮移动式升降机公司
专业制作标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