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金太阳遭遇并网难题

2019/02/03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金太阳”遭遇并难题权威人士透露,目前并率仅为40%,应出台上电价政策本报 李永强日前,来自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

“金太阳”遭遇并难题

权威人士透露,目前并率仅为40%,应出台上电价政策

本报 李永强

日前,来自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的权威人士向本报透露,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调查表明,目前我国已建金太阳工程示范项目并率仅为40%左右,这严重影响了金太阳政策的执行效果。40%的并率是否真实可信?如属实,金太阳项目为何会遭遇并困境?应如何破解金太阳项目并困境?本报带着上述问题对部分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

并之困

“40%的并率并非难以置信。”在被问及40%数据的可靠性时,一位接近金太阳政策决策层的人士表示,并的阻力来自电公司。据他介绍,由于金太阳政策鼓励用户侧并、自发自用,并采取抵消电量方式,这造成了业主向电公司购买电量大幅减少,进而影响了电公司的经营效益。

对此观点,前述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权威人士亦表示认同。该人士同时对《中国能源报》表示,金太阳政策由财政部主推,政策执行之初并未和电公司协调好,由此导致后期项目并困难重重。

部分企业也为“并难在电公司”的说法提供了佐证。来自某承建金太阳项目公司的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表示,建设金太阳项目程序繁琐,既需要屋顶业主有安装金太阳项目的意愿,又要拿到当地电公司同意项目并的书面意见。因此很多项目即使报上去,也可能会因这两个问题没解决好而未获批。“尤其是电公司的批文非常难拿。”该人士对本报坦陈,从近两年他们承建金太阳项目的经验来看,能够批准项目的比例不足初申报项目数量的10%。

据一位长期关注金太阳政策的业内人士介绍,有的金太阳项目即便在申报前获得了电公司同意并的书面意见,但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仍会被以种种理由拒绝并。“这一方面是电公司担心并会影响其经营效益,另一方面是对光伏的电能质量仍心存疑虑。”前述业内人士对《中国能源报》进一步解释说,“光伏发电如要并,需要安装无功补偿等设备,对于这块多出来的投资,电公司也不愿承担。”

上述种种因素导致金太阳项目深陷并困境,仅40%并率的说法似乎也并非空穴来风。

据悉, 2009年期金太阳示范工程设计装机规模为642兆瓦(2010年,财政部宣布取消54兆瓦的2009年金太阳工程示范项目),2010年第二期示范工程为272兆瓦,2011年第三期示范工程为600兆瓦。粗略算来,三年三期工程总规模为1400兆瓦左右,如果并率为40%,三年金太阳工程的并规模仅为560兆瓦左右。

破解之道

在对制约金太阳项目并之障碍形成共识的基础上,业内人士对破解其并困境提出了建议。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中国能源报》指出,目前我国光伏发电管理政策政出多门,既有国家发改委的标杆电价政策,又有财政部和住建部分别牵头的金太阳政策与光电建筑一体化政策。

“财政部、住建部不走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渠道,分别出台支持光伏发展的政策固然是好事,但这也会造成管理体系混乱、政府扶持资金利用效率不高等问题。”孟宪淦据此建议,应将财政部金太阳政策的扶持资金和住建部光电建筑一体化政策的扶持资金整合到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之下,并由相关部门集中管理,统筹协调,借助这笔资金出台针对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的上电价政策。

前述接近金太阳政策决策层的人士认为,目前金太阳项目并率不高根源于观念问题和利益冲突。

“要注重从体制机制上解决,比如自发自用,确实会影响电力公司销售电量和收益,这种情况下要考虑怎么给它一定的激励,让它也支持这件事。”该人士同时表示,金太阳光伏是一种很好的分布式能源,即发即用,就地消纳,没有远距离传输的问题,而且白天发电,和用电高峰相匹配。

“现在的问题是社会上对其认识不是很清楚,电力公司也有自己的体制机制原因和利益原因,这些都需要解决,特别是要做好观念认识工作,解决好利益平衡分配问题。”该人士对本报说。

关键词:

金太阳

上海厂家直销厨房排烟风机
天津市镀锌圆管
济南电子拉力试验机公司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