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六行者记 第四十八章 矛盾

2020/01/16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六行者记 第四十八章 矛盾长生之炼金术师,一位神秘莫测的炼金术师,寻常百姓甚至都不知晓其名,哪怕在暴风之城城主的记忆中,也只有只言片语

六行者记 第四十八章 矛盾

长生之炼金术师,一位神秘莫测的炼金术师,寻常百姓甚至都不知晓其名,哪怕在暴风之城城主的记忆中,也只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他只知道这位炼金术师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是九品炼金术师了,曾经相助德古拉帝国的开国太祖建国,当时众帝国为了铲除这位大敌,居然联合了一只暗杀小队,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但知道里面肯定有圣阶,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这只队伍全军覆没,长生之炼金术师毫发无损。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在德古拉帝国成功建国之后,他居然突然消失了,甚至连德古拉帝国的高层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在云冥看来,这应该是一位醉心于炼金术的大师,不想被俗世羁绊才离开,他的专注注定他在炼金术上会有很高的成就。

不过对于暴风城主而言,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他大儿子的师傅,回春之炼金术师的恩师。

而面前这位居然自称是长生之炼金术师的弟子,他不禁有了警觉,他可是杀了回春之炼金术师的弟子全家,也就是说杀了他师侄全家,他们之间应该除了仇恨没有其他关系才对。

“回春之炼金术师是你的什么人?”云冥明知故问。

“你说师兄吗,”黑月的表情有些讶异,“这么说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在德古拉帝国过得怎么样。”

“你应该知道,暴风城主的大儿子是你师兄的弟子吧,”云冥的声音冷漠,“我杀了他全家,你我之间是敌非友,我又为何要相信你?”

“这和老师邀请你有关系吗?”黑月先是一脸迷惑,紧接着似乎明白了什么,有点尴尬地说道,“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我们真的没有敌意。”

“我没有理由相信你,”云冥不想多说废话,“你是要自己解开这结界,还是要我来强行打破它,我看这镇界石材料很不错。”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这种依赖镇界石施展开的结界,若是镇界石被破坏,结界会瞬间崩溃,而每一块镇界石都是炼金术师自己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

“你想做什么,别乱来啊。”黑月果然慌了,这镇界石完全是由他自己打造的,随着自己炼金术上的造诣越来越高,这四块镇界石也在不断被完善,可以说是他孩子一样的存在。

“那就自行解开结界,”云冥冷哼一声,同时流露出一缕杀机,“别逼我。”

他本是这杀机震慑对方,让黑月放弃,炼金术师往往个人实力并不突出,而且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以他如今的实力,击倒甚至杀死一位八阶巅峰的魔法师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但没想到这反而起了反效果,黑月不但没有被他威慑到,甚至情绪都变得激动起来。

“你也别逼我!”

他的面目有些狰狞,这令云冥突然有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但却说不清楚这危机感来源于何处。

他立刻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炼金术师的手段层出不穷,防备还是必要的。

“老师的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他的脸色逐渐平静下来,但云冥心头的危机感却愈发强烈起来,“既然和气的谈判无效,那我也就只能用点暴烈的手段了。”

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气质陡然尖锐,仿佛利剑出鞘,令云冥心中的不安升至顶点。

“来了!”云冥突然感觉眼前寒芒一闪,银色的利刃凭空出现,暗金色的斗气瞬间包裹他的全身,将这利刃硬生生地挡在了身体之外。

魔具?!

云冥背后冷汗直流,这利刃虽然威力不足但速度已经勉强跟得上自己的动作了,若是作为偷袭武器的话,哪怕八阶巅峰的武者一不小心都会中招。

不对,他人不见了,云冥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就在他挡住这魔具的时候,黑月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而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四处都充满了白色的迷雾,蒙蔽着他的感知,他的神觉居然被限制在了极小的范围内。

“你以为我设立结界单单只是为了保护你吗?”黑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传来,根本无法判断他的具体位置,“这也是为了在你反抗的时候可以困住你。”

“八品炼金术师不愧是八品炼金术师,若是给你足够的时间布置,星辰阶估计也要饮恨吧。”云冥立刻冷静下来,他当年也认识不少强绝的炼金术师,不过其中大多都是地精一族的炼金术师,人类的炼金术水平和地精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这个人所展现出的在炼金术上的造诣居然隐隐追上了同级的地精的水平。

他还真的有点想见见这位长生之炼金术师,他本以为这个时代的修炼者比起他那个时代落后太多,但这位炼金术师明显与众不同,光是能教出这种弟子就已经很不平凡了。

长生,长生,有这种胆识,敢以长生为名,绝非凡俗之辈。

回春之炼金术师是魔药领域的炼金术师,而这位明显是结界领域的炼金术师,看来长生之炼金术师在炼金术多个领域都颇有建树,对于天资不足的人而言,贪多嚼不烂,专精一个领域才能有高的成就,而对于真正的妖孽来说,自然是多多益善。

不是炼金术师的人,对于炼金术的理解都停留在肤浅的层面,在云冥看来,修炼者是以自身为容器,掠夺天地之力,使用的是自身的力量。而炼金术师是以外物为媒介,甚至是世界本身,直接调动天地之力,两者的理论基础追根溯源截然相反,一般的修炼者才会对炼金术师诡变多端的手段无可奈何。

但云冥不同,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就一直学习着对抗炼金术师的方法,虽不是炼金术师,但对炼金术的理解也不俗。

因此,他很快就找到了数个可能的破解之法。

这结界的力量不仅是来自于他的魔力,更多的还是来自这天地间流离的能量,还有镇界石中储存的魔核或者魔石的魔力。

所以直接突破这结界是最愚蠢的想法,哪怕是星辰阶也要活活累死,毕竟个人的力量不可能与世界相斗,要突破这种结界,必须要想方设法找到阵眼所在。

但与此同时,结界之内突然出现了变化,像之前那样的刀刃数量激增,毫无征兆地从四面八方袭来,云冥依赖着自己敏锐的反应能力避开一把把刀刃,这些刀刃上缠绕着黑色的雾气,透露着黑暗的气息,应该附加了黑暗属性的魔法,若是被击中,自身的能力肯定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削弱。

黑月一言不发,结界内的抗争却越来越激烈,不仅是具备削弱能力的高速刀刃,地面也不断涌现出锐利的地刺,星辰阶的武者可以飞行,但云冥虽然战力堪比星辰阶,但境界毕竟还差很多,所以他必须在这无数的地刺中迅速找到合适的落脚点保证自己动作的灵活性。

但与此同时,云冥的头顶也传来了低沉的雷声,前后左右上下居然同时出现了攻击。

虽然是纤细的雷电,但其中暴戾的魔力不比雷霆行者团长的弱多少。

“凰之衣!”云冥面色不变,四周的斗气突然扩张,就像是一个气球鼓了起来,那些雷电和地刺以及刀刃在触碰到它们之时,就像是碰撞到了坚固的金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斗气开始固态化之后,真凰之血的防御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一招武技就是七阶才能施展的招式,虽然不能移动,但这个光球哪怕是星辰阶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攻破。

“防御性武技?”黑月的声音有些讶异,“我倒要看看,你能在这个乌龟壳里呆多久?”

“谁说我要一直躲在这里了,”云冥身上的光罩猛地收缩,最后居然紧贴着皮肤,暗金色的斗气就像是为他镀了一层金粉,使他看起来就像是个黄金的雕塑,“真正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凰之衣的第二种形态,防御能力虽然不如第一种,但是可以自由行动。

云冥自从步入了七阶,信心大增,真凰之血本来就是固态化后才开始发力的,很多武技和秘法都只有在七阶后才能施展。

之前他一直收敛力量,看起来躲避得颇为狼狈,可其实只是为了迷惑对方,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分析这个结界。

黑月没有注意到的是,云冥每次和魔法和魔具碰撞时,都会有一部分真凰之血都打落,散播在空气中,这似乎是很正常的现象,毕竟斗气不是铁板一块,而是聚合体,总会有损耗。但真凰之血不同,他就宛如云冥的意识分身,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也是云冥的另外一双眼睛,当他们扩散到空气中时,便已经在为云冥探索这个结界了。

所以看似狼狈的云冥其实是主动示弱,争取时间罢了。

当然,黑月完全没能注意到云冥的这些小动作,他还一直以为云冥被他狠狠压制着。

“!”那些散播在空气中的真凰之血突然有了生命,迅速变成了无数细小的丝线,互相纠缠形成了一面大,那些刀刃和魔法降临其上居然也微微停滞,一时间居然无法突破。

而与此同时云冥的眼中闪过一缕金光,整个人犹如魔导炮弹一般冲往一个方向。

“大地之握!”黑月似乎是急了,匆忙发动了下一个效果,云冥顿时感觉如陷泥泞,似乎随时都会停下,但真凰之血突然在他的背后形成了一双金色的光翼。

看似虚幻的双翼一扇,却传来排山倒海的力量,居然将地面完全崩碎,它只维持了一刻便消失了,但是足以让云冥挣脱束缚。

“给我......破!”

云冥冷喝一声,金色的斗气在他手中迅速形成了一柄长枪,被他直接刺入了面前的虚空中。

宛如是冰面开裂的声音顷刻间传到云冥的耳中,月光重新降临到他的身上,那些雷电迷雾地刺魔具就像是失去了指引纷纷散开。

“邪眼?”云冥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眼前多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眼球。

这个眼球漂浮在空中,身后衍生出无数漆黑的纤细触手,说不出的诡异,不过......他的眼神传递出来的是......错愕吗?

“给我倒!”

它的身上突然传来黑月的声音,随即一道金光从他的瞳孔射出,直直地撞到了云冥的眉心。

云冥瞪大了眼睛,居然直直地倒了下去。

而射出了这道金光之后,这个大眼睛就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显得很萎靡不振。

“真是难缠啊,居然欺骗了我的感知,”这个眼球转了几圈,居然又变成了黑月的样子,“不过好歹是完成任务了,哇咔咔,精神力消耗过度了,赶紧带着他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成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社会福利医院怎么样
合肥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