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54章

2020/01/16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54章同卫思达一样想法的还有在场许多人,这女疯子在望山市都好几年了,可能超过十年都有,知道的人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54章

同卫思达一样想法的还有在场许多人,这女疯子在望山市都好几年了,可能超过十年都有,知道的人很多,此刻一个在所有人印象里就是疯子的女人好像突然变得正常了,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

陈兴对这女疯子没太多的印象,隐约记得对方似乎也出现在市委招待所外过,只不过他当时也并未过多留意。

工作人员追着上来要将女疯子给拉住,不让其靠近市里的领导,女疯子也陡然大喊大叫了起来,“陈书记,我要告状,我要告状。”

“让她过来。”陈兴出声道。

工作人员闻言,这才放手,女疯子走了过来,身上的衣服很脏,但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能让人清楚的看到脸庞,那是一张五官端正的脸蛋,眼睛很亮。

张立行和卫思达等人都紧紧的盯着对方,眼睛深处除了震惊之外就是好奇,今天这也算是活生生的见到一出离奇的戏码了,几年来被大家所熟知的一个女疯子竟然变正常了。

“你要告什么状。”陈兴打量着对方,眼里有一丝好奇。

“陈书记,我要新城集团董事长钱新来。”女子神色充满怨恨。

现场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有人震惊的看着这有名的女疯子,有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张立行和卫思达等人这会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不知道这女疯子跟钱新来有啥牵扯,然道之前竟是装疯卖傻十多年,就为了告钱新来?

“你要告他什么?”陈兴眉头一跳,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二十几年前,我父亲和钱新来一起合开了一间食品加工厂,后来钱新来为了独自霸占工厂,竟用毒害死了我父亲,逼死了我母亲,连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也险些下了毒手,后来我装疯逃过一劫,离开了望山,父母的大仇未报,成年以后,我一直不甘心,在省公安厅报案过,去京城报案过,只求能让我父母九泉之下死得瞑目,让钱新来这个刽子手伏法,但都无济于事,这些年来,我潜回望山,怕钱新来认出我来,所以我一直装成一个疯子,只希望有朝一日能替我父母亲报仇。”

随着女子的叙说,张立行也好,卫思达也罢,又或者是在场的其他人,所有人在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更多的还是不可思议,张立行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女疯子’,这女疯子的确是在市里很久了,连他都知道对方,但他没想到对方竟是装疯,而且还有这么一段隐情,对于钱新来,他其实也是成了处级领导后才跟钱新来有交集,仔细算算,两人真正认识是十多年前,至于张立行以前的事,他知道的不多,也懒得去了解。

钱新来是怎么发家的他不知道,反正他和钱新来认识的时候,钱新来也算是本地还算有点实力的企业家,但远远没有达到现在这个程度,也就是这十余年来,经过了彼此间的权钱结合,钱新来的企业才飞速发展,并且改名为新城集团,随着双方关系的加深乃至于到了彼此利益不可分割的地步,新城集团也早就成了本地最大的一家民企。

女子此时在说完之后,并没有再说其他,她在等着陈兴的的回复,在望山装疯卖傻了十多年了,女子好几次都已经忍不住要豁出命不要再去告钱新来了,但丈夫一直劝阻着她,再加上愈是了解得多,愈发知道钱新来如今在望山本地势力之深,女子也就听从了丈夫的劝告,这些年她一直很自私,她和现在的丈夫还是她离开望山那几年认识的并发展出了男女关系,但当时也主动坦承了自己有这么一段仇恨,并且不会想要孩子,除非报了仇之后,能够有一个安稳的家,才会考虑要孩子,对方理解并且支持她,两人才结了婚。

回到望山这十多年里,没有人注意到她每个月都会消失那么几天,她是回去跟丈夫团聚了,丈夫在常兴市,那是南海另一个地级市,为了不引人注目,平常也就只有她自己在望山,每月固定回去几天,但这些从来没人留意过,因为没人会去刻意观察一个疯子。

“你说你装疯子装了十多年了,你是把我们都当傻子了吗,你当是再演电视剧吗。”张立行突然训斥出声道。

“我说的是实话,张副市长或许不知道我说的是否属实,但钱新来是什么样的人,张副市长应该会清楚才是。”女子嘲讽的看了张立行一眼。

“无稽之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立行脸色一怒,把脸转到一边。

“陈书记,我要告钱新来,您敢替我做主吗。”女子看着陈兴,从前市委书记陈建飞突发心脏病去世后,她就意识到自己报仇的机会可能来了,陈建飞和张立行一伙都是跟钱新来沆瀣一气,新来的市委书记如果有良知,那她就有了报仇的希望,陈兴调到望山之后,她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到今天终于做出了决定,这决定,甚至是她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的,女子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这么冲动,但她知道,每个人的人生,都总有那么几次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冲动,正如同她当时决定装成疯子回到望山一样。

现场有些静寂,陈兴凝视着女子,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很显然,他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给女子一个肯定的答复,但他同样不会置之不理,只是此刻在这么一个情境下,多问什么都不合适,众目睽睽,现场的人同样很杂。

“瑜萱同志,这人估计疯太久了,脑袋还是不正常,让人把她赶走吧。”张立行瞥了陈兴一眼,出声道。

赵瑜萱听到张立行的吩咐,见陈兴没出声,心里暗道陈兴虽是刚来望山,但也知道新城集团在望山根深蒂固,不好惹,估计也不会为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疯子’真的去查一个本地的民营企业老大,心里想着,不由点头应着张立行,“好。”

万载县人民医院
杭州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济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