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问尾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生活的很幸福

2020/01/29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我问尾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生活的很幸福。尾牙总是会很坚定的看着远方说,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的。我又问,那还要多久啊,尾牙。尾牙一

我问尾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生活的很幸福。

尾牙总是会很坚定的看着远方说,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我又问,那还要多久啊,尾牙。

尾牙一脸迷茫,说不出话来。

那年,我8岁,尾牙12岁。

尾牙是我的堂姐,我们的家在乡下一处破败的庭院内,爷爷一家子都住那。听老辈们说,爷爷的爷爷曾经是县长,后来因为死的早,所以家道败落了,之后就搬到了乡下老屋来了。我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因此我就住在大伯,也就是尾牙父亲的家里,因为那时候条件有限,我就只能和尾牙睡一张床,因为我从小就和尾牙一起,所以我从不叫她姐,我总是直接叫她的名字尾牙,因为我觉得这样亲切。

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我和尾牙都瘦里巴几的,我们早上就是白粥,猪油,盐巴混在一起吃,我看到别的人家家里吃大鱼大肉,我就会问尾牙,尾牙,为什么我们没有这些东西吃啊,看起来好好吃哦。尾牙就咬着下嘴唇对我说,小南,放心,以后我们什么都会有的,姐向你保证。我恩了声,尾牙是不会骗我的。

我和尾牙就这么在乡下生活着。

很长时间里,我甚至把尾牙当成了我的母亲,我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头枕着她的胳膊睡,那样让我有安全感。

在尾牙20岁的时候,我们还是好的形影不离,直到有天三姨婆的到来。三姨婆带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来到我家对大伯说,这是啊狗家的幺小子,得福的很,上次他来说看上你家娃了,这不,托我来说媒了。大伯看着眼前这个壮实的庄稼汉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姨婆说,你看,娃子是不错,只是不知道他家里——?你放心,他爹是生产队长,吃穿不愁。姨婆对大伯拍着胸脯。大伯又点了点头,那汉子就叔啊叔的叫进来了,熟腻的跟一家人似的。大伯似乎也挺受用的,眼带笑意。大伯家穷,他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的尊敬。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伯就宣布了这个消息。尾牙当场就脸色铁青,大伯说,你也20了,是时候嫁人了,难道还要我们养你一辈子?啊狗家的那个娃不错,爹替你看了。尾牙大声说,可是,可是,我们都不认识啊,怎么做夫妻啊。大伯看到一向温顺的女儿竟然敢忤逆自己,气的放下筷子就伸手要打。我和大妈连忙拉住大伯,一边示意尾牙快走。尾牙飞快的离开了饭桌冲进自己房间。

大伯睡着的时候,我回我和尾牙房间的时候偷偷拿了个馒头在手上,我进屋的时候尾牙只是半躺在床上发愣,我进来了都没察觉。我把就着咸菜的馒头塞在尾牙手上,说,尾牙,吃吧,你晚饭都没吃几口。尾牙哦了声,只是机械的咬着馒头,她忽然转过头对我说,小南,我要是男孩子该多好啊,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我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我很想帮尾牙,可我无能为力。我只说拍了拍尾牙的肩膀说,尾牙,别难过,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我们会幸福的,不是吗?尾牙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就不作声了。

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边的位置空了,我睁开眼睛,看着尾牙正借着月光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我疑惑的问,尾牙,你做什么?尾牙吓了一跳,她转过头对着我比了个不要作声的手势。我安静了下来,从小到大,尾牙说什么,我都听的。尾牙收拾完东西坐在床边对我说,弟,姐要走了。我没有惊讶,因为我在吃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尾牙要走,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恩了声,问,那你会回来吗?会。尾牙回答的很干脆,她突然抱住我的头说,你知道吗?其实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不过你放心,我要是赚钱了,我就会回来找你的,带你去享福。要是姐赚不了钱,或者一直没回来,那,那你就当没姐这个人。我抱着尾牙,忽然懦弱的哭了,你答应我的,你会让我幸福。尾牙搂着我的手更紧了,好象有几滴眼泪掉落在我的发尖,但她的声音是坚定的,她说,小南,你放心,姐从不对你说谎,姐还要回来给你娶媳妇呢。

尾牙走了,全家开始到处找她人,一天过去了,没有她的消息,两天,三天......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全家人放弃了,更糟的是村里的大舌妇开始说什么尾牙是因为看不上啊狗家的找个野男人跑了,为此我还操了块板砖把那几个挑是非的娘们家的锅全砸了,我让她们多嘴,为此我还被大伯狠狠的揍了一顿。

尾牙走了,很多年没有回来。我也从当初那个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道地的庄稼汗。我也一直没娶媳妇,因为我记的尾牙对我的承诺,她会回来,她一定会回来。

尾牙真的回来了,衣着光鲜,样子没变,依稀往日,但略微胖了点,清醇也不见了,但还是漂亮了。尾牙来找我的时候,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尾牙,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背后的双手开始无趣的搓着手中的泥巴。还是尾牙先拥抱了我,她还是像小时侯那样抱住我的头,然后对我说,小南,姐回来了。我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我委屈,我真的委屈,尾牙,你知道吗?但,尾牙,我没白相信你,你真的没扔下我。尾牙又激动的哭了,她说,小南,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带你走的,记的我和你说过的话,我们要幸福。我幸福的点着头,仿佛看到未来的一片光鲜。

几天后,尾牙真的带我回城里了,我们住在一个别墅里,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我和尾牙两个。我问尾牙,你不是嫁人了么?你男人呢。尾牙有些支吾说,他很忙。或许,他真的很忙,我来好几个星期了,却还是没看见这个家的男主人。我在尾牙家吃最好的,住最好的,可我总是不安生,有天半夜,我敲开了尾牙的房门,我问尾牙,尾牙,我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睡在一起吗?我怀念你的臂弯。尾牙愣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枕着尾牙现在变的纤细的手,突然没有了曾经那种熟悉的安全感,尾牙丢了,她把自己丢了。

又过了几天,那个男人终于来了,他很老,跟大伯一样,但他比大伯富态。看到他我忽然明白了尾牙这些年在城里到底是做了些什么。尾牙的那个老男人对我很亲热,还说尾牙常常提起我这么个弟弟,说以后我的事他包了之类的话。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的内心只是充斥着淡淡的悲哀。我问尾牙,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么?你不是我认识的尾牙。尾牙涨红了脸,一声不吭。那个老男人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姐弟。

那天晚上,我离开了这个家,就像当初尾牙离开大伯家一样。

共 24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向命运抗争是要付出代价的,尾牙可能在感情上生活的不幸福,但是她有别墅,有一切物质上的充裕,但是这留不住小南。这就是小说要告诉人们的道理。物质永远不能把人俘虏,只有精神世界的充裕。很有哲理的小说。【:耕天耘地】

1楼文友: 17:16:19 【编者按】向命运抗争是要付出代价的,尾牙可能在感情上生活的不幸福,但是她有别墅,有一切物质上的充裕,但是这留不住小南。这就是小说要告诉人们的道理。物质永远不能把人俘虏,只有精神世界的充裕。很有哲理的小说。【:耕天耘地】

衡阳市妇幼保健院
南方医院网上预约
成都白斑病十佳医院
深圳最好的妇科医院排名
聊城治疗牛皮癣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