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逆之门 第一卷 幻世长居 第四十九章 谢谢和不客气

2020/01/17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大逆之门 第一卷 幻世长居 第四十九章 谢谢和不客气安争的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都是外伤,以曲疯子的医术都能治好,更别说已经青出于蓝的曲

大逆之门 第一卷 幻世长居 第四十九章 谢谢和不客气

安争的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都是外伤,以曲疯子的医术都能治好,更别说已经青出于蓝的曲流兮。他小腹上的口子看起来那么狰狞,不过缝合之后就显得乖巧多了。这是杜瘦瘦的原话,也就他能用乖巧来形容那一条条缝合之后留下的痕迹。

那些觊觎青铜铃铛的人终究没有敢随便出手,鬼手老九是囚欲之境的强者,轻而易举的酒杯铃铛灭掉了,他们那些人谁还敢胡乱造次?就算他们贪,但他们也不至于傻到直接冲上去抢。谁也不会怀疑,那天如果有一个人敢上去直接抢安争的铃铛,那个铃铛就能在幻世长居城里杀一个血流成河。

曲流兮为安争换了药,看了看伤口竟然已经愈合的很好了。

“你的体质好像发生了些变化。”

曲流兮有些疑惑的说道:“伤口愈合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有些超乎想象。”

安争装作紧张的问:“好事还是坏事?”

曲流兮笑了笑:“最起码现在看起来是好事。”

安争抬起手揉了揉曲流兮额前的刘海儿:“那不就没事了,别担心。”

杜瘦瘦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有些不服气:“凭什么你就可以揉她头发,她好像个小猫儿似的那么乖巧。凭什么我上次扯了扯她的辫子,她就把我揍的跟孙子似的,凭什么?”

曲流兮脸一红,转身跑开了。

安争也醒悟过来,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愧疚。他居然忘了,若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女孩子温柔若水。若不是那种男女之情的喜欢,随便是谁,动女孩子的头发试试,立刻打的你不知道东南西北。

杜瘦瘦在安争身边坐下来,老气横秋的说道:“小争争啊,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一下啊。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但以后还是别抢我该干的事了行不行。好歹我也是个修行者了,如果连打架这样的事你都替我干了,那修行还有什么意义呢?修行不打架,不如回家卖红薯。”

安争:“不押韵。”

杜瘦瘦:“我想想......修行不打杀,不如回家卖地瓜?什么什么啊,我跟你说正事呢!”

安争:“好好好,以后该你打的架,我绝对不抢就是了。”

杜瘦瘦点了点头:“这才像话,虽然你是我们的宗主,我们要听你的,但是你也要讲道理对不对。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没理不如回家卖地瓜......”

安争噗的笑了一声,就连趴在他怀里睡觉的猫儿都睁开眼看了看他。

“最近善爷越来越爱睡觉了。”

杜瘦瘦伸手把猫儿抱过来,猫儿嫌弃的扭动了两下,随即屈从于胖子柔软的肚腩。

“我去,你真的把铃铛挂善爷脖子上了啊。”

杜瘦瘦看到猫儿脖子上的青铜铃铛,立刻就惊讶了:“那可是一件大宝贝啊,你居然就这么挂在善爷脖子上了。要是善爷跑出去玩,被人抓了怎么办?”

安争笑了笑:“你见过善爷跑出去玩吗?善爷十二个时辰除了吃饭,都在睡觉。我挂善爷脖子上,正是因为善爷的眼睛一旦被人发现了,那些人的贪欲会更大。青铜铃铛只是一件宝贝,但善爷能发现宝藏。”

杜瘦瘦:“也是,善爷算是天下第一奇喵。”

猫儿眯着眼睛叫了一声:“喵”

似乎是在回应胖子对它的夸奖。

杜瘦瘦哈哈大笑:“真嘚瑟。”

他低头看着那青铜铃铛:“这玩意真神奇,一个不起眼的小铃铛,怎么就这么厉害。据说那个老头叫鬼手老九,在江湖上凶名昭著。传闻这个家伙做事只看有没有利益,从来不管什么人。所以黑白两道对他都很恼火,一直在追杀他。那家伙有一双了不起的手,能改变自己容貌,所以一直隐藏的很深。想不到这次因为咱们武院的事,把他给陷进去了。”

安争点了点头,虽然相对于之前安争在明法司办的那些大案来说,鬼手老九在他眼里只是个小人物。可在幽燕十六国这样的地方,鬼手老九确实算的上大恶之徒。幽燕十六国和大羲完全没法相比,大羲就是一头庞然大物,幽燕十六国加起来也比不上大羲这头凶兽的一根毛。

如果不是这幽燕十六国所在的地方太过疲敝,大羲的军队随随便便碾压过来,就能让十六个小国荡然无存。

老霍颤巍巍的从外面走进来,一边走一边咳嗽,像是受了风。杜瘦瘦连忙起身,扶着老霍坐下:“霍爷,看你咳嗽我提心吊胆的。”

老霍笑:“放心,咳嗽这么多年来,咳不出来肺。”

杜瘦瘦道:“不不不,我是怕你咳的崴了脖子。”

老霍:“滚。”

杜瘦瘦:“得嘞,这就滚,知道你和安争有话说,我去修行了。”

他抱着善爷走出房门,然后又把房门关好。

安争坐直了身子抱拳:“还是得谢谢您,若不是您照应着,那天就完了。”

老霍摇头:“和我有什么关系,是那铃铛救了你。”

安争道:“若没有您老找了高三多,那场比试指不定出什么风波。对了,您和高三多是什么交情?”

老霍道:“没有什么交情,只不过他那把扇子是我星品楼做的东西。名为山河扇,其实品相不错,若是有缘人用能发挥出红品宝物应有的力量。但高三多天赋太差,能有须弥之境的修为已经是极限了,所以那扇子在他手里,也就是个白品的威力。你也知道,炼器的人看到法器被糟蹋,就会忍不住,所以第一次见到高三多的时候我忍不住多了几句嘴。”

“我帮他把山河扇改了改,以前他只能用出三根扇骨,我改过之后他可以用十三根,所以对我有几分谢意。”

安争点了点头:“也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

老霍道:“这幻世长居城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有高三多这样名声很臭但实则侠义心尚存的家伙,也有甄壮碧那样名声不错实则一肚子坏水的败类。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幻世长居城,这地方就是个小世界。”

安争道:“一开始真的没有把幻世长居城看的有多重,那次从沧蛮山回来,我就知道是自己眼拙了。”

老霍嗯了一声:“我来是想提醒你,你的青铜铃铛已经招惹了是非,想要夺宝的人只怕不会少。只不过那些人现在还都在观望着,谁也不确定你身后是不是有什么大修行者撑着。还有就是他们忌惮那青铜铃铛的威力,谁都不愿意做第一个出头的。但他们的耐心很快就会消耗光,早晚会有人第一个坐不住。”

安争道:“我也在想,是不是搬走,以咱们现在的力量,在幻世长居城挡不住那么多人的贪欲。”

老霍道:“也别急着搬走,这幻世长居城里纵然有的是高手,但那些真正隐居的人是不会对你青铜铃铛动贪念的。以青铜铃铛的实力,击杀囚欲之境的修行者也不难,所以自保问题不大。”

安争:“那好,就先看看情况。”

老霍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青铜铃铛是魔器,一般来说,白品的法器能够让囚欲之境的修行者发挥到极致的威力。青铜铃铛轻而易举的杀了鬼手老九,所以这铃铛最不济也是红品,而且是有自主攻防意识的魔器。我对魔器不熟悉,推算着铃铛最少也是金品,或许会是紫品。”

“以你小子这逆天的气运,怕是紫品的可能更大。看看你现在得到的东西,哪件不是紫品?所以我怕你有些骄傲拿紫品的东西不当回事,你应该知道,就算是大满境那样的罕见修行者,手里也未见得有一件紫品的法器。紫品的东西,基本上都被那些近乎站在修行巅峰的小天境修行者霸占了。”

他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然后缓缓说道:“传闻普天之下,紫品法器一百九十九。算上我逆天而行,耗费三十六年之功和整个星品楼的资源才打造的逆天印,也不过两百件。况且,逆天印和真正的紫品法器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所以,逆天印算是紫品下的法器。”

“你得到的红鸾簪,也算是紫品下。但你手上戴着的那东西......十之七八算是紫品中甚至紫品上的至宝。说到这个东西,我想问问你身体有何不适?”

安争摇头:“没有,这次恢复的很快,丝毫也没有觉得气血亏损。”

老霍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看来那东西上真的没有诅咒。血培珠虽然不是魔器,但也是法器之中最邪门的了。你还是要小心,我说过你这气运太奇怪了,非紫品法器不找你,真要是出事,恐怕谁都帮不了你。”

安争笑了笑:“其实这事能嘚瑟了。”

老霍也笑:“废话,这事要是再不能嘚瑟,就没值得嘚瑟的事了。你自己看看,紫品下的逆天印和红鸾簪,虽然不能发挥本来的力量,但那也是紫品啊。疑似紫品的青铜铃铛,血培珠手串,你现在身上已经有四件紫品法器了。天下不过二百,你一个人占了四件,可以非常嘚瑟。”

他低头看了看安争的血培珠手串:“你现在已经入品,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直接到了升粹三品吧?”

安争点了点头:“是。”

老霍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怪胎,之前丹田气海不通畅,连入品都艰难。一旦入品,直接连升三阶。你说小七道是个不世出的天才,我看你也是。现在你入品了,以后就可以进逆天印里好好修行。而且,我也可以试试,能不能把药田从珠子里移出来放进逆天印里。”

安争点了点头:“有劳前辈了。”

老霍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手在珠子上摸了摸,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不对啊......明明这珠子对你血气吸收的量大了不少,为什么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看,这珠子上的血星更亮了,也大了些。”

安争看了之后才发现这变化,之前他完全没有在意。

“是了!”

老霍忽然一拍脑门:“我怎么忘了这个......你这珠子,有一颗专门用来放了药田。珠子一边从你身体里吸血,一边又从药田吸收药气为你补身,两边中和,所以你才会安然无恙。妙,妙,当真妙!”

安争想到沧蛮山深处那位干尸老前辈,心里说了一声多谢。

沧蛮山深处,那水晶棺里的干尸此刻却变得不同。与安争首次见到的时候相比,他看起来已经不是一具干尸,皮肤恢复了不少水分,看着虽然还很难看,但没有那么干瘪。

当安争说多谢的时候,那老者嘴角微微挑了挑,说了声不客气。

若安争知道的话,说不定能吓得起飞。

绵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渭源县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正规白癜风医院
南通白癜风医院哪好
珠海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