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残天魔帝 第七十八章 战王腾

2020/01/16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残天魔帝 第七十八章 战王腾“纵使你体魄强大有如何,遇上我的七毒手,顷刻之间也能娶你性命。”王腾冷笑,他与杨残近在咫尺,在他看来,现在

残天魔帝 第七十八章 战王腾

“纵使你体魄强大有如何,遇上我的七毒手,顷刻之间也能娶你性命。”王腾冷笑,他与杨残近在咫尺,在他看来,现在杨残就是想退身也晚了。

“是吗?”

杨残突然心一横,强行运转五行功法,牵引出精火之力汇聚于掌间,顿时他的手掌像是一轮烈日般拍出,刚阳之力瞬间爆发出来,那种恐怖的波动就是王腾也不禁骇然。

“砰!”

杨残毫无顾忌,直接就与王腾的七毒掌对上,顿时毒雾翻腾,精火澎湃,而后k可以看到,这些毒雾一遇上精火就被烧化了,发出“嗤嗤”的声音,根本无法靠近杨残。

见此情形,王腾不住挑眉,随后他浩掌再出,杨残也再运精火之力,两者间轰然碰撞,恐怖的波动突然爆发开来,随即众人只看到金光和火光中,两人踉跄后退,瞬间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

身受轻创,杨残嘴角溢血,现在的他经脉本来就脆弱,体内灵力只能简单的辅助寻常攻击,根本就经不起高速运转,刚才他高速运转了五行功法,体内灵力更是瞬间变成火属性,剧烈冲击之下再次受到反噬。

然而,尽管再次受到反噬,他也顾得这么多了,在止住身形刹那,他如炮弹般又向前弹飞了出去,并且迅速出手,掌间精火穿破长空。

因为,现在是个重创王腾的好时机。刚才交手瞬间,他不仅挡住了七毒掌,而且还将精火之力打入王腾体内,突然受到精火的侵蚀,他相信王腾此时肯定痛苦不堪。

果然,在看到杨残瞬间再次攻上前来时,王腾睁大了眼,脸色很急切,因为,火之精在他体内掀起惊天波澜,像是一山不容二虎般,与他体内的灵力剧烈冲击,导致体内灵力根本难以强行运转,每一运转,王腾都感觉到经脉之中更加暴乱,经脉胀痛无比,仿佛将要撑爆开来。

但是,情况紧急,也顾不得火之精随着灵力运转冲击经脉了,他忍着剧痛强行运转功法雄掌拍出,却是掌未出,自己倒是先吐了口血。

要知道,火之精冲击很恐怖,当初杨残融合时险些身陨,可想而知火之精在王腾体内造成多大的伤害。

“砰!”

虽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腾一时停手,但是他还是强行与杨残对上一掌,更是与杨残大战在一起,光芒交织,无比激烈。

不知不觉中,战斗到了紧张的时刻,虽然两人才交手没多久,但是都不再有所保留,杨残双拳被精火覆盖,重重出击,每一击都刻意将精火之力打入王腾体内,而王腾处境不妙,内忧外险,更是又受到了外来精火的入体,体内冲击情况更加恐怖了。

而另一边,杨残也处境堪忧,因为,急速运转五行功法他根本支撑不了太久,所以,他迫切想在最短的时间战败王腾,不然时间一长自己肯定支持不了,到时候自己必败。

同样,王腾也有迅速击杀杨残想法,因为,精火之力在他体内越发凶猛了,让他全身胀痛无比。他很清楚,再这样继续运转功法下去,他随时都有经脉涨爆的危险,所以必须尽快结束战斗,而后逼出体内火之精力。

“砰……”

心头各有隐忧的两人,剧烈的碰撞在一起,杨残完全豁出去了,精火之力拳拳轰出,加持强大的体魄,十个回合下来,王腾双臂发麻,并且体内之中的火之精冲击更加剧烈了。

可以看到,他面色涨红,颈部经脉暴涨,显然快受不住了。

杨残也不好受,运行五行功法之下经脉仿佛在被撕扯着,疼痛感蔓延到全身,随即他心念一动,手中出现一株灵药,也顾不得其他,他直接就吞食了下去,又与王腾大战在一起。

转眼四十几回合过去了,杨残杀招逼紧,王腾出手有所顾忌,不能全力出手,一次次险象环生。

四面,观战的人一阵在唏嘘,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杨残居然有这么强大,强大到连王腾都在他手中不停的咳血,节节败退。

同时,也有很多人着急,比如王腾手下的那些修士还有王搏,但是他们没有贸然靠近,因为杨残与王腾的交手太激烈了,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上去也绝对只有死。

“怒浪惊涛!”

随着杨残逼杀更紧,王腾不顾体内重创,使出了至强绝学,随即只看到,他浑身金色灵力涌动,随着他的双掌拍出,像是一堵透明的金墙般猛然推向杨残。

而随着这一击拍出,他大口吐血,踉跄后退了两步,气息也萎靡了不少。

“破!”

面对如此强招,杨残剑指一凝,精火在指尖化成实质火刃,力度浑然专注于一点,轰然迎上,顿时光墙破碎,他口角溢血,从中穿透而出,历掌直取王腾头颅。

王腾见状,一只手臂金灿灿,猛然轰出,与杨残猛然火掌对上,顿时金光耀眼,精火被震散开来,这里恐怖波动一片,连地面都裂开了。

什么才是强者对决?这才是,随意一招都足以让人仰望,让人生寒。

光芒褪尽,人们看到,对掌的两道身影站立,还在力拼,杨残口中不断冒血,而王腾则浑身颤抖,脸上都布满了血色经络,显然,他体内的许多细小经脉都被冲击破了,形式很不乐观。

“大哥!”在一旁观战的王搏大叫,想要出手。

“别过来!”

王腾大喝,王搏是他的亲兄弟,他自然不想王搏上来冒险,因为他知道,杨残现在虽然也受到重伤,但是依然不简单,根本不是王搏能对付得了的。

“砰!”

喝声间两人同时发力,皆踉跄震退开来,然而在止住身形一瞬,杨残又动了,虽然时间及其短暂,但是他却已经做出了惊人的选择,他准备豁出所有全力一击。

因为,刚才一掌消耗太大了,体内大部分的灵力都被抽走了,只有最后一点就完全被抽干了,所以他想最后一搏,不然自己没有机会。

剑指再凝,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他就这样豁出最后的力气杀了上去,而王腾见状,心知杨残已经不行了,当下也不顾体内伤势越烈,浑然一掌轰出,想一击让杨残饮恨。

两种截然不同的攻击,一者出手平淡无奇,一者则灵力大盛,在所有人看来,胜负已分。

然而,关键时刻,杨残将身子袒露在王腾历掌之下,而他剑指则突然出现炽盛的精火之力,不轻不重地点在王腾的胸前。

“砰!”

王腾一掌重重的轰在杨残胸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杨残轰翻飞了出去,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才止住身形,单膝跪地,吐出血丝。

显然,这一掌很不简单,连肉身强大如杨残,都被震伤了。

就这样分出结果了吗?不少人将目光从杨残身上投向王腾。只见,王腾原地站立不动,但是面色恐怖得吓人,他的身体,他的面容都在扭动,趋于畸形。

“啊……”

突然,王腾昂天大吼,随即“崩”的一声他浑身爆炸开来,震出一片艳艳血雾,在血雾中随风飘飞中,王腾的身影缓缓倒下。

“大哥!”

王搏大叫起来,他迅速跑了过去,将王腾的躯体抱在怀中,猛地把脉这才发现,王腾浑身经脉爆碎,体内血肉被粉碎,已经只残留最后一口气了。毫无疑问,这种伤势就算好起来,也注定是废人一个了。

“大哥……”

在王搏的悲痛的大喊声中,杨残缓缓站立起身来,对于这一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就在刚才,他指中劲力暗藏,将体内所有的的精火之力猛然注入在王腾身体中,原本王腾浑身经脉就处于恶态平衡,突然又受到了外来精火和劲力的冲击,自然不堪重负爆炸开来。

“谁杀了他,赏金五十万两……”这时,王搏怒指杨残,高声下令,他眼中喷火,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胸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南宁治疗妇科医院
淄博治疗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