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阴阳合一碧玉簪(传奇小说)

2019/09/14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一唐朝武则天时候,在河南嵩山山脚下住着一位走街串巷的阉匠,姓吴名正昌。据说他的十八辈祖上是华佗名医的徒弟,因为心浮气燥、学艺不专,没能继



唐朝武则天时候,在河南嵩山山脚下住着一位走街串巷的阉匠,姓吴名正昌。据说他的十八辈祖上是华佗名医的徒弟,因为心浮气燥、学艺不专,没能继承华佗神医的医术精华,反倒学了一丁点雕虫小技,可就是这雕虫小技养活了他吴家十几代人。
这天,吴正昌顶着烈日在邻村吹起了牛角号,长长的“呜呜”之声吸引了全村人的注意,他们心里都纳闷不已:怎么了,莫不是要打仗吧?接着便听到吴正昌洪亮的吆喝声:“阉猪娃儿、阉羊娃儿、阉鸡子喽——”
有几家想让猪长肉的立刻跑过来围住了他,他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按倒一个小猪娃儿正要运刀,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胳膊:“正昌,快回家!”他扭头看到邻居小三儿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不由得大吃一惊,脱口问道:“怎么了?”
“吴大伯……又吐血了,怕是……不行了!”
“啊!”听说爹爹病危,吴正昌麻利地从猪身上跳下,撒腿如飞朝家中跑去。身后那猪卸了重压,一骨碌爬起来,“嗷嗷”惨叫着向另一个方向奔去,那速度似乎不在吴正昌之下。
吴正昌也像小三儿一样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地跑回自家低矮的草屋,只见爹爹痛苦地躺在床上,花白的胡子沾满血迹,瘦弱的胸口剧烈起伏,眼见是与死神在进行殊死搏斗。听说儿子回来了,他喘了几口气挣扎着说:“小……三儿,小三儿在哪儿?”
吴正昌身后的小三儿应了一声,却又听吴老爷子说:“小……三儿,你出去一下,我跟正……昌有话说。”
什么话如此重要?竟然不能让外人听到?小三儿噘着嘴满肚子疑惑地出门而去。吴正昌掩上房门,抚着爹爹的肩,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爹,有话你就说吧!”
“我吴……家数辈钻研阉术,一来谋生,二来是把华神医之术……发扬光大。阉猪猪肥,阉羊羊壮,阉了公鸡还能带小鸡,如此发扬之举自是微不足道,真正能把华神医之术发扬光大的还应该是阉人之术……”
“阉人之术!”吴正昌自幼随父习练阉术,长大成人后阉猪阉羊阉鸡无数,还从没听说过有阉人之说。此时不禁大惊,嘴巴和眼睛都张得大大的。吴老爷子一脸愧色:“我本想……病好之后就传你阉人之术,以免阉人之术自我手而绝,可……可……可是……”突然翻身坐起,从怀里摸出了一支闪着幽光的碧玉簪子,“几十年前……咳咳咳……”狂吐几口鲜血仰天便倒,眼见是气绝身亡。
吴正昌悲从衷来,不由得嚎啕大哭,哭声穿墙越壁只奔屋外,全村人都知道阉界一代大师吴老爷子撒手西去了,很快赶来帮忙处理后事。
三个月后的一天,炎阳高照、万里无云,是一个瓜农喜欢的好天气。吴正昌这天一连阉了十一头猪、八只羊外加九只鸡,收入颇丰。刚进吴家村,一个身材魁梧、面孔白净的外乡人迎了上来,满面堆笑地问:“老弟,阉猪娃儿的吴老先生家怎样走?”
“噢!”吴正昌心里暗暗吃惊,看来此人还不知道老爹爹已经病故,当下低头凄然道:“家父已经故去。”“什么?”那人脸上的惊异丝毫不让吴正昌,他浑身颤抖地抓紧了吴正昌的双臂,“吴老先生真的走了?!”吴正昌眼含泪花点了点头。
突然,那外乡人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胸口如风箱般急剧起伏,显然是心惊所致。吴正昌心中骇然,正要伸手去掐他人中大穴,那人嘿嘿一笑,脸上竟然又恢复了红润,拱手说道:“在下管无诗,多年前曾蒙吴老先生相救,今日特来答谢。”
原来是来感谢父亲的!吴正昌想到下九流也能造福苍生,他宽慰地笑了,把管无诗让进家中,端茶倒水,招待得相当殷勤。管无诗说他当年家境贫寒、衣食无着,常常受人欺负,为了能进宫当一个李家之下、万人之上的太监,他请到了吴老先生。吴老先生的手艺真是高超,不痛不痒地就替他完成了夙愿。如今他在皇宫里吃香喝辣,每每想到吴老先生,便心生挂念。
阉人之术!吴正昌猛然间想到爹爹的临终遗言,不由得百般感慨。是的,只有难度较大的阉人手艺才能把华神医之术发扬光大。他抬起头又快速地扫了一眼管无诗,不错,他面孔白净无须,喉结突而声音细,自是太监无疑。“老弟,如今我想感谢吴老先生,可他已经故去……”突然话锋一转,“老弟,你的手艺可是学自老先生。”
“当然了,我从小就跟我爹学。”管无诗眼睛一亮,仿佛电光闪过,他再一次冲动地抓住了吴正昌:“你们家可有阴阳合一碧玉簪?”
吴正昌心中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为什么一提到碧玉簪就如此神情,是不是想图财害命?人心唯危,不可不防啊。于是哈哈一笑说:“碧玉簪?哪有碧玉簪?我妈死得早,我还没娶媳妇,要那女人的玩意儿干啥子?”
管无诗的脸色即刻又阴沉如雨,和吴正昌寒暄几句后从怀里取出了一锭金元宝,说是酬谢吴老先生之礼。随后他有些失望地出村而去。
仿佛天上的馅饼掉下来砸中了头,吴正昌一连几天都像怀里揣着半斤糖,甜丝丝、美滋滋的。这天晚上当黑暗笼罩大地的时候,美梦又如约而致:一个高鼻深目、坦胸露背的波斯女子和着胡乐,在他面前翩翩起舞,频抛媚眼。他举着那锭元宝,像富翁一样得意地笑着。波斯女子扭着细腰渐渐地走近了,他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醺人欲醉……
突然他感到有人向自己胸口处的碧玉簪子摸去,啊的一声大叫,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火把下一张熟悉的脸。“小三儿,你……”他一骨碌爬起来,却觉得四股乏力,双手放在小三儿的脖子上偏偏不能掐死对方。小三儿见他醒了,张狂地摸去碧玉簪,冷笑着说:“吴老弟,我来收回我家的碧玉簪,你不会反对吧?”
什么,这碧玉簪啥时候成你家宝贝了?吴正昌心中又急又气,眼看着碧玉簪在小三儿手里晃来晃去,眼前一黑,又回到夜的怀抱里去了。



小三儿把昏过去的吴正昌五花大绑地捆了个结实,然后得意洋洋地直奔衙门而去,通过当衙役的表哥找到了师爷和县太爷,花了几两银子后他就敲起了喊冤鼓。时间不长,衙役们就把捆着的吴正昌带了过来。县太爷问他如何偷了小三儿家的玉簪,快从实招来。
吴正昌走街串巷,见的平头百姓自然很多,但在大堂上见到县太爷可是头一遭。他“卟通”一声跪在大堂上连喊冤枉:“青天大老爷,那碧玉簪确确实实是在下老爹临死前交给我的。”
“有何为证?”县太爷精通律法,只一句便把吴正昌问了个张口结舌,他不禁一时语塞。旁边的小三儿也连喊青天大老爷,说道:“那碧玉簪是我家宝贝,是我娘给我的,有邻居小四儿小五儿做证。”这小四儿小五儿是小三儿的堂兄弟,平时靠酒肉联络,关系异常地铁。不多时,传来证人,一致证明那碧玉簪是小三儿家传宝贝。县太爷一声令下,打了吴正昌四十大板,然后手捏碎银满意退堂。
可怜吴正昌失了簪子还挨了打,捂着肿胀的屁股一瘸一拐地往家走。走到半路他突然放声大哭,在心里暗暗埋怨爹爹。一辈子阉猪阉羊,吃苦受累,却守着个碧玉簪去要饭,临死时交给我又让我无端蒙冤挨打。
“老弟因何啼哭?”突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至耳边,吴正昌抹了男子汉眼泪,抬头看,心里又是一惊。眼前不是别人,就是多天前赠自己元宝的太监管无诗。反正碧玉簪已经被小三儿巧取走了,再也不怕他图财害命、欲行不轨,吴正昌长叹一声说:“碧玉簪丢了!”
“你有碧玉簪?丢了?”管无诗一把抱住了吴正昌,白净无须的面孔贴在了他的脸上,“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吴正昌心里一阵惊异,暗叫不妙,我丢了碧玉簪他却说太好了,莫不是和小三儿是一伙的?管无诗松开他,眼角竟然噙着晶莹的泪花。他看到吴正昌一脸诧异之色,如释重负地笑了:“只要你有阴阳合一碧玉簪,圣上就会聘请你入宫任职!入宫任职!”
“入宫?任职?”吴正昌好象跳进了糨糊窝,喝饱了迷魂汤,更加糊涂了。管无诗解释道:“圣上早就知道你吴家阉术天下闻名,所以命我出宫寻找。既然你家有碧玉簪,那证明你就是圣上要找的那个人。你进了宫,凭你的手艺一定能在净事房作个总管。到那时,除了皇宫里的人,你不必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吴正昌猛一哆嗦,害怕地说:“我不入宫,我还想娶媳妇呢。”管无诗被说中缺陷,脸色一沉,接着多云转睛:“你不必净身,只须作个顾问即可。”说罢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今圣上苦于净事房技艺低下,经常阉死人命,所以命人四处查找姓吴的阉匠。当日他找到吴正昌,却听说他没有碧玉簪,怀疑不是圣上要找的人,于是失望而归,在城里飞鸽传书向皇上禀告此事。皇上也下了一道鸽子旨,命他是姓吴的就行,他这才返回。吴正昌心中暗暗得意,想不到爹爹把阉术都发扬光大到皇上哪儿了!可他心里也有一个疑问:圣上为什么要找执有碧玉簪的阉匠,难道这是什么暗号吗?
管无诗和他去了县衙,不知怎的竟让县太爷又要回了碧玉簪,还把那见财坏性、可恶之极的小三儿狠打了一顿,然后才骑马往京城而去。
跟随管无诗行路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儿,走到哪里无论需要什么,只要把腰中的那个牌子一亮,就是县太爷也恭恭敬敬,全力配合,更不用说饭店米号里的掌柜了。所以吴正昌走一路享受了一路,半月过后,管无诗一指前面说:“那就是京城了!”
吴正昌放眼望去,但见云蒸霞蔚,楼隐其间,真如迷信的人所说有一股神气。管无诗把他安顿在城外郊区的一个小客栈里,叮嘱他道:“我这就进宫向圣上复命,若没有人向你出示与我相同的腰牌,万不可说自己姓吴。”吴正昌心中一凛,有这么严重吗?口里只得答应了。
一连几天,吴正昌都沉浸在任职皇宫,享尽荣华的幻想之中,可他也隐隐担忧:自己阉猪阉羊无数,可谓刀刀准、下下净,可那都是畜生啊,真要叫去阉人,还真没把握。管那么多干啥,大同小异,到时候相机行事就是了。“喂,掌柜的,你们这店里有没有从河南登封来的客人?”有一个像管无诗一样白净无须的太监进店打听。
吴正昌心中高兴,可管无诗叮嘱他的话又蚊子似的钻进了耳朵。是啊,如果没有腰牌,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姓吴。掌柜的见是京城里的公公,满脸堆笑地迎上去:“公公大人,小店里倒来几个河南口音的人,住在后边的厢房里。”
“带我去看看!”
“是!”
那帮人逐个房间地询问,来到吴正昌跟前时吴正昌明显地感到了一股杀气。那太监问道:“是河南来的吗?”吴正昌点点头,那公公又问:“是登封姓吴的吗?”
吴正昌加速心跳,平生从没说过谎话的他连连摇头。那太监也不怀疑,又挨个儿问了下去,也没问到有登封姓吴的。他突然扭头对着掌柜问:“这几天有没有河南口音的客人离店啊?”
“回大人,有,他是往北边去了。”掌柜的看着太监威风凛凛的脸只觉得想要出汗。那太监一听不禁破口大骂:“他妈的,怎么不早说?白耽误爷们的工夫,给我追!”一声令下身后的人跃身上马,尘土飞扬地往北边追去。吴正昌看那些人身手敏捷,灵活异常,显然是宫中高手,不由得连连咋舌。掌柜的却狠狠地朝着他们的背影吐了一口:“妈的,什么玩意儿?男不男,女不女。”
“喂,你他妈的骂谁呢?”人随声至,客栈前又多了两个锦衣华服的太监,为首的一人“唰”的一声抖开一幅画像,悄声问:“刚才那些人是不是找的这个人?”掌柜的一看,上面栩栩如生的不是吴正昌是谁?可他并不知道内情,哆哆嗦嗦地说道:“回……大人,刚才他们……找的是河南来的客人。”
为首的微微点头,双眼逼视着掌柜的问:“那你们客栈里有跟他长得像似的人吗?”掌柜的骂是骂,可真的不敢得罪这些宫里的人,回答道:“有,有!”说着把喜形于色的两个太监领到了吴正昌的住处。吴正昌早听到动静,心里有了准备,当太监问他是否姓吴时,他竟然摇摇头;又问他是否从河南而来,他又照旧摇了摇头。为首的太监突然转过身,从腰里摸出一件东西让吴正昌看了看。吴正昌一看那正是和管无诗一模一样的腰牌,不由得大喜:“我是从河南来的,姓吴。”
“那赶紧跟我们走!”两个太监的兴奋度丝毫不逊于吴正昌,他们夹着吴正昌把他带出了客栈,然后掏出绳索就要往他身上捆。吴正昌眼看不妙,连连喊叫:“大人,你们有腰牌,为何捆我啊?”
为首的太临一边动手一边说道:“这是圣上的旨意。要不是姓管的那小子受不了辣椒水醺蒸,你家大爷我怎么能立此大功呢?”旁边的那太监提醒他:“魏杨,说得太多了吧!”叫魏杨的太监这才住了嘴。
天啊,这吴某人究竟犯了什么法,这段时间竟连连遭人捆绑,受尽折磨?难道这些都与碧玉簪有关、与我们吴家的阉术有关?



吴正昌的眼睛被黑布蒙着,他只觉得自己好象还被放在了一辆马车上,后来马车又换成了一顶晃晃悠悠的小轿。如果是在平时,他一定会为既坐了马车又坐了桥子而骄傲自豪,可今天他是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太监捆绑着押往某处,害怕都来不及哪还顾得上自豪?

共 114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奇小说,意在传奇,文章以一个民间牲畜阉割匠的生涯展开,唐朝时期,宫中的太监都是以阉割净身才能入宫,阉割术也就成为一门学问,当年的武则天十四岁正当少年时,还是男儿身,他一心想进宫做那万人之上的皇后,他请当时技术高超的吴阉匠为其做变性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他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武则天有幸进入后宫,并得到皇上李世民的恩宠,武则天曾经秘密送给吴阉匠一个碧玉簪。后来成为第二代皇上李治的爱妃直至皇后,李治不断让武则天参与政事,武则天大有掌管朝政的能力,李治身体虚弱多病,即将老去,武则天想当皇帝的狂心不死,他便秘密差太监私下南阳寻找吴阉匠,以吴姓和碧玉簪为寻找线索和接头暗号。可惜几十年过去了,吴阉匠早已过世,把阉割技术和碧玉簪传给了儿子吴正昌,一番曲折后吴正昌被秘密请进后宫,武则天命令他在奴才身上做手术实验成功后,再把自己再变回男儿之身,结果被皇上李治发现,吴正昌被砍去双手,武则天计划破灭,后来只有女人之身做了个女皇帝,揭露了武则天的贪婪,故事离奇,结构严谨合理,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语言简练生动形象,很有评书的味道,不失是一篇精彩的作品,极力推荐加精,众人共赏。【轻舞编辑:天亮故事】【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4200019】
1 楼 文友: 2015-04-18 17:2 :0 感谢天宗健老师赐稿轻舞,这是一篇很有传奇韵味的小说,佩服这超群的想象力,期待精品多多。 平顶山市作协会员,浦江作协会员,金华网络作协理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4-22 15:21:42 谢谢天亮老师编辑!
2 楼 文友: 2015-04-18 17:56: 7 作品传奇色彩浓郁,语言熟练老到!耐读! 流逝的是时光,弥坚的是友情
 楼 文友: 2015-04-18 21:26:44 欣赏天宗健老师的传奇故事,熟练的语言,画面感极强的一段段,蓝天学习了。, 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
4 楼 文友: 2015-04-18 22:5 : 8 这篇传奇故事 的确不错 。包袱悬念不断。赞一个!
5 楼 文友: 2015-04-19 10:05:41 感谢天宗健带来的的又一篇传奇小说,期待着你下一篇的精彩。
7 楼 文友: 2015-04-20 16:47: 1 祝贺天宗健老师作品加精。情节紧凑,引人入深,真正的大作。欣赏。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4-22 15:22:08 谢文友支持!
8 楼 文友: 2015-04-21 06:52:52 祝贺天宗健老师佳作加精!盼读下篇精品!向文友问好!
9 楼 文友: 2015-05-02 09:16:42 她解救苍生、造福于民的愿望却没有变,她继续推行发展生产的政策,还破格提拔许多有才能的人,如名臣姚崇、宋璟等,被后人称之为有贞观遗风。公元690年,武则天称帝,改国号为周。她被称为我国历史上的女皇帝。欣赏佳作。五一快乐!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儿童中暑
男人尿多尿频是什么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