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约会时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无聊时间里,我喜欢盯着别人看,打量穿彪马粉红短衬衫的女孩,打量托腮面对孩子沉思的父亲,从左侧望过来的卷长发中年妇人,落在把小嘴极尽所能地

无聊时间里,我喜欢盯着别人看,打量穿彪马粉红短衬衫的女孩,打量托腮面对孩子沉思的父亲,从左侧望过来的卷长发中年妇人,落在把小嘴极尽所能地张开,发染啡金的女孩,她咬了口猪柳蛋汉堡,单薄的面部肌肤节奏地起伏。前面走过斜背黑运动挎包的蓝白间纹男子,扭头望向我望着的地方,视线落在我表情上,我望向他,他眼神透露不屑。  我没什么表情,不当回事,只淡淡喝了口即磨咖啡,继续切割塑料盘上,一块猪柳,一块煎蛋,舀起蕃茄汤通心粉送进口里。  “奇怪透顶!”我皱眉,“咖啡甘苦,猪柳浓咸,混起来相当奇怪!”  她在意识里道:“正是。”  望着对面的空椅,沉思了近一分钟,目光落回面前的餐盘上,旁边没人,前方也没人……  老觉得自己的魅力在每一次约中削减,在近十次约会中,失败机率将近百分之八十,跟九七金融风暴的股市下滑幅度差不多,跟禽流感发病率相差无几。  再切一小块煎蛋,用叉子送到嘴里,消去刚才的古怪味道。还是淡而无味的煎蛋才能消除怪味啊!  她在意识里道:“正是。”  等待的时间似乎没有流逝,这全因我看不见。头发在逐渐变长吧?肌肤在逐渐衰老吧?你的步伐也在逐渐靠近吧?我预测不能,没有时间观念,你还没有来……  桌上的电话突然抖动起来,附带滑稽的玛利奥铃声,屏幕上是她的头像,梳着乌黑长发,白瓜子般的脸颊上,弯眉下挂着两颗水灵的黑葡萄,在牛奶中荡漾。是她,我惊喜,放下手中刀叉,把电话拿起,两遍铃声后,我打开对话匣子。  “还有一段距离,你等着,或出外走走,我这就来!路上塞车,抱歉!”一连串银铃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没有失落,反而回味,因为是她的声音。  “这就好,我在吃猪柳蛋,一块块地切割,妙极!”我语气上故意逗弄,明白她喜欢猪柳蛋,故意挑拨她的味蕾。  “等我!”清脆地挂了线,我握着手提久久未能放下,还在回味她的话,思念的情绪越来越烈,难得的电话铃打破寂寞无聊,但瞬间回归沉默。  冰冷的屏幕从脸上滑落,“咯噔”一声放回原来位置。我拿起刀叉,继续切割工作,重复的动作,机械般的运动。  我幻想此刻她来到我面前,在前方空椅坐下,两手弯托着腮,眼睛望着我进食的模样。没有话,她只静静看着我,也像在沉思。偶尔在我视线之下,她也偶尔露出恬恬笑意。  “这里没有人吧?”一个少女询问我,但不是她,不是我等待的她。  “没人呢!”  “谢谢!”  “一个人?”她出奇健谈,从没试过被搭讪,这是次,次有陌生人跟我搭讪。  “不,在等人。”  “女友?”她说得快意,拿来的是巨无霸汉堡餐,11点后食物,低营养,高卡路里。  “还不是呢!”我说得隐晦。  “没关系,总之在等就好,我也在等,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我将剩余的蛋块送进口,没说话。  她见我没搭理,于是开始用餐,我也罢,她也罢,只是静静地,她拿起巨无霸放进口里,嘴巴张得很大,大得有点失去仪态。只不过在吃东西,吃是动物本能,何必介怀仪态?  双方沉寂的时间里,我不禁偷望坐对角的她,黑尼奇鸭嘴帽,零散的中短直发,姣好如冰雕般的脸庞,雪白短衬衫,上面是黑玫瑰图案,明显看得出线条是水墨风格,难得一见的水墨玫瑰!  知道我打量着,她喝了口热巧克力:“图案是我添上去的,还好吧?”  “美极了!难得一见!”的而且确,从没见过水墨风格的玫瑰,也许我见识浅薄,然而这又有何奇怪呢?水墨玫瑰,寻常不过。  她笑得很甜,也许是巧克力的怡情作用,使人快乐的安多酚,激素一种。  简单对话过后,离散的沉寂再次汇聚,笼罩我们,我跟她无话。  “你好像不喜欢说话!”她许是按奈不住寂寞,主动开口。  “不是的,平时我很健谈,但跟陌生人对谈,气氛总有些奇怪。”  “某些人会这样认为。”她拿一根薯条,醮了血色西红柿酱,“其实也不怎么奇怪吧?毕竟人与人的相遇都是偶然,我只不过是你偶然的过客,你亦然!”  “的确一切都会过去,即使人类历史,也不过在时光长河中一闪而过,转瞬即逝,或什么也不残留,或会弥散成为宇宙微尘。”  “呵呵!我猜你喜欢科学!说话套上科学外套,就变得有趣!”她又吸上口大杯装可乐。巧克力和可乐,为何我觉得这是可乐?吸管内使人兴奋的咖啡因变黑。  “我科学不及格……”我淡淡回应,“喜好科学读物,但科学不及格。”  “哈!语言倒能骗人。”她说完,接下无话。  我也归于沉默,好像沉默总与我形影不离,即使短暂离开,但总会回来。她还未到,我想。  过了好一阵子,她巨无霸吃完,薯条剩下几根,可乐剩下小半,咖啡喝完,我的餐盘被收去。印上夸张版双层牛肉汉堡的海报上,一小撮蕃茄酱散开,弄得纸张黏糊糊,有点恶心。  而后,电话来了。而我彷佛觉醒一般,眼睛猛然一睁,显得是生机蓬勃。是她,她的头像出现了。  “你是她男友么?只能找到你,她遇上交通意外,断气了,请你过来这儿看看……”电话传来男人严肃的空气。  我无话,只呆呆握着手提,她此刻贴在耳旁,冰冷的,再没传来银铃般的声音,一切彷如过去。  不久她忽然在我意识中浮现,银铃般的声音再度回响,她说:“正是。”  “来了?”她问。  “不!在途中……”我答。 共 20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研究院
怀孕女性患有癫痫的预防
标签

上一页:前行2

下一页:天中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