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沙漠圣贤 第十五苏拉 痛苦

2020/01/16 来源:怀化信息港

导读

沙漠圣贤 第十五苏拉 痛苦当这一天结束的时候,穆哈迪的身体充满了疲惫,仿佛每一块肌肉都在大声呐喊着休息,连简单坐着都感到天旋地转,恨不

沙漠圣贤 第十五苏拉 痛苦

当这一天结束的时候,穆哈迪的身体充满了疲惫,仿佛每一块肌肉都在大声呐喊着休息,连简单坐着都感到天旋地转,恨不得立刻躺倒在地上,闭着眼睛沉沉睡去。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呼吸,少年都感到一阵痉挛,几乎让神经绷到了极限。再看看身边,那个叫阿伊莎的少女看上去更加不堪,她气喘吁吁的倚靠在墙壁上坐倒,脸上还有抓痕和瘀伤。

天琴的痛苦课程,虽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但依然是一场精神上的酷刑。各种用幻术模拟出来的酷刑被施展在穆哈迪身上,穿心,剜骨,噬脑,各种难以想象的剧痛浪潮般一遍遍袭过全身。更为难以忍受的是,时间似乎流逝的特别缓慢,在萨拉查创造的幻术世界中,一秒钟就像一天一样漫长,而一天长的像永恒。老妪不仅创造了**类型的痛苦,她还制造出各种幻境,营造出种种精神上的痛苦。一天之内,穆哈迪就经历了过十几年人生总和的生老病死,爱别离和求不得。

也许是一天之内体验了太多内容,也许是大脑拒绝回忆,所以很多幻境都只能记得几个模糊的碎片,几个稍纵即逝的镜头,既无逻辑也无头尾。由于刺激的强度过了极限,感觉和感觉混杂在一起,以至于竟产生了与通感类似的效应。即使是天琴已经停止施术。穆哈迪还是觉得身体泛苦,声音则好像会光一样,天琴説话的声音稍大一diǎn,眼睛就觉得刺目的睁不开。

“你有天赋。”老妪对穆哈迪。“和我之前想象的一样,你是个不可接触者。我可以阅读到你表面的情绪和思维,可以在你的脑中创造幻觉,但是我读不到你的深层记忆和想法,六个我都不能。这让你以后在面对其他心灵术士时,会占到优势。”

不可接触者?穆哈迪心想,大概因为我是穿越者的缘故吧。她看不到我来自地球还好,要是看出来了,真不知道我该怎么解释。

“你在我的痛苦训练上也还表现的可以。”老妪又説,“虽然比那个xiǎo姑娘差远了。”

不会吧,穆哈迪看看阿伊莎的狼狈样子,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强啊。

“今天到此为止。你们已经耽误了很多可以用来探索凡大道的时间。”天琴老妪突然换用中年男人的声音説话。“现在都给我滚吧,你们两个一起,下周这个时候再来尘埃大殿,不要没事来烦我!”

天琴説完,双手合十,一股异香突然充斥石室,老妪的眼中放出异芒。穆哈迪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好像被压缩扭曲又被重新粗暴的拉扯回原型。一阵头晕目眩后才现自己被传送到了尘埃大殿外面,稀疏的黑森林就在自己眼前,头dǐng的太阳已经快要沉入地平线以下了。

那女孩也被传送出来了,看到穆哈迪侧头打量她,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阿伊莎,”穆哈迪友善的向她打招呼,心有余悸的问。“你比我更早来这里学习心灵异能,告诉我天琴不会每次都这么折磨人吧?难道心灵术士都是心理变态不成?我被她整了整整一天,现在还能神智正常的实属奇迹。有好几次我肯定自己要疯了,要么就是要不顾一切的对她动手了。”

“心理变态是什么意思?”阿伊莎疑惑的问,脸上露出可爱的表情。不过没有继续追问。“她上次也是这样的,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很佩服你呢。”

“佩服我什么?”穆哈迪好奇的问,一边暗自庆幸对方没有刨根到底问自己心理变态是什么。

“佩服你有自知之明。”阿伊莎用淘气的语气説。

“什么意思?”穆哈迪不解。

阿依沙的语气里还有几分尊敬几分埋怨,“关于你肯定自己要疯要动手那一部分,你挺有自知之明的。”

看到穆哈迪的神情更困惑了,阿依沙才説,“其实你説对了,上完天琴师父的痛苦训练课程,还能神智正常实属奇迹。而且,奇迹其实没有生。”

“那我是怎么……”穆哈迪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难道……”

“猜对了,”阿依沙解释,“今天你疯过不止一次,还有几次试图打到天琴师父或者夺门而出。但师父每一次都把你消除记忆治好,然后继续训练。”

“现在你还能记得一些课上的幻境吧,或者幻境的碎片。那些都是最温和的。真正痛苦的那些,足够把你逼疯一千次,只不过师父把你从疯狂状态下治好的时候会消除掉那些真正痛苦的幻境的大部分记忆,所以你脑子里最多还留下一些残片。”阿依沙缓缓解释。

穆哈迪不寒而栗,但是也不知道该説什么好。“我这么容易疯掉了,是不是就没资格当心灵术士了?”要是受了这么大罪还一无所获,那穆哈迪简直要以为自己还在幻境中了。

“所以説我还有些敬佩你呢。”阿依沙説,“据説天琴师父以前也接受过许多学徒,他们有的疯的次数可比你多多了。最后师父嫌麻烦就给他们下了心智魔种,这样受情绪的影响xiǎodiǎn。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原有的人格和思想会被慢慢抹掉。”

穆哈迪这下可是真害怕了,不合格的学生会被下心智魔种,虽然还不知道心智魔种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听起来就很可怕,这不是逼着自己努力么。“对了,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不会是我疯时候打的吧。”穆哈迪不想深谈这个问题,就转移了话题。

女孩淡淡一笑,“我本来想让你安静一下的。谁想到你彻底失去自我意识了。”她摸了摸脸上的瘀伤,“而且力气还不xiǎo。”

穆哈迪感到很不好意思,居然动手打了一个xiǎo女孩,真是太没有风度了。正不知道该怎么説好,还是阿伊莎自己提他解了围。“我知道你是无心的,饶了你了。以后训练中肯定还有好多难关,到时候你帮帮我就是了。”

穆哈迪笑了笑表示赞同。女孩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説,“你是天蝎部落的吧,那和我不是同路呢。”

“确实如此。”

“那,现就这样吧。我要回自己的部落了。天色晚了,我不能多待,我的部落路程远,要是明天晚上还不能回去就麻烦了。”女孩有些抱歉的説。

穆哈迪体谅的送别了对方,才若有所思的穿过黑森林。今天经历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要好好消化一番。

黑森林外,一处火堆正在燃烧,两匹强健的骏马正在火堆旁休息,马尾一挥一挥的,驱赶沙漠里各种吸血的蚊虫。一个披着斗篷,带着面巾的精灵少女百无聊赖的坐在火堆旁,手指在地上一戳一戳的,正是穆哈迪的主人法图麦。

看到穆哈迪走出黑森林来了,她先是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又换上愤怒的样子,猛的起身。右脚在身前沙地上一划,把她刚才在沙地上画的图案抹掉了。

“你死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出现?”法图麦用生气的语气説。

“怎么你还等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只会留下马呢,我得一个人会部落。”

“当然是保护我的财产了,奴隶!”少女气呼呼的回嘴,“不然你半路跑了或者叫沙漠里的怪物捉去,我就损失大了!”

穆哈迪莞尔一笑,忍受着少女把气撒完了,才骑到自己的马上去。

法图麦看到穆哈迪默默的一句话也不回,好像没了兴致,“走吧。”两人一起骑行,在逐渐变得昏暗的天色下向部落的方向前进。

南京市鼓楼医院预约挂号
仁怀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南宁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扬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